上海仪表价格联盟

那些年,我们一起种下的水杉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水杉【裸子植物杉科】

生长迅速,却对土壤要求比较严格:深厚、疏松、肥沃,尤喜湿润,对土壤水分不足的反应非常敏感。


1987年,计量所的团员青年计划在单位移植桂花树。由于挖树洞的水平太差,只好求助株洲市园林局。经园林局的人分析,计量所院内的土壤水分充足,适宜植种水杉。从此,水杉便在这个围子里陪伴着一代又一代的计量青年成长。而今,数十个春秋后,当年的雏苗已经长成参天大树,计量青年也完成了两代交迭,不断变化的未来世界正扑面而来,第四代计量青年的成长,将会遇到什么呢?


那些年·我们的不老神话

1979年,为了计量的稳步发展,缓解技术人才青黄不接的压力,仪表科委托技工学校培养一批专业计量人员。于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计量专供仪表班诞生了。

一个技校的专业学习班,入学考试的竞争激烈程度却不亚于高考——千人报名,只取四十。

毕业后,14名仪表班学员被分配到计量所,他们满怀着热情,誓做行业的先锋。

时光的分割线


每年3·5学雷锋,我们在俱乐部门前的中间台阶为居民修理收音机、录音机、电视机,服务点前总是排着长龙。规模最大的一次活动,由公司团委组织,我们被安排在株洲百货大楼的门口。此后,我们计量青年的修理能力一炮而红,在株洲市传誉。

那个年代资源很匮乏,获取知识不像现在这么容易。庆幸的是我们拥有最优秀的老师——五六十年代的大学生——中国第一代计量青年。

我们跟着老高工们学习分析和还原图纸,在家电和医疗设备中练手,琢磨电路元件。当时直升机国产化引进的那些大型关重设备,多数是独生子,没有公司副总工程师以上的领导批示,不能轻易动手修理。

 
 不练金刚钻,干不好瓷器活!


八九十年代的技校生,第二代计量青年,在实践中不断成长,最终挑起公司大型设备的维修重担。

他们就像水杉一样快速成长,填补了十年间技术传承的空白!


那些年·没有休完的轮休条


2010年,新机500多个图号的测绘任务被送进了计量所。设计所的设计人员和检测中心的计量人员都在技术青黄不接的关口。服务公司科研生产的专用量具及工装夹具的测量进度不能耽误。代表着精密测量最高能力,人员结构却还青涩的检测中心(计量一室)已无路可退,决心背水一战。


新机测绘和生产冲突让检测中心出现了两条铁律

第一,不能说“不”

第二,生产指令按节点完成

面对这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只有两个解决办法:

一、想尽办法解决一切困难!

二、遇到实在解决不了的问题,参照第一个办法!

如果三班倒还是完不成,我们也只能偷偷拖个班,见缝插针。趁着别人吃饭,设备空闲,能测一个是一个。

“只要有杨师傅在,我们干着就有底”。到了我们这一代,精测技术断层现象越发明显,杨辉华师傅自2007年退休后一直被单位留用,为的是帮助计量青年们成长,以适应未来航机研制的发展趋势。而在这一次的新机测绘中,她更是我们全班的精神支柱。

面对放大图无法测绘的窘境,我们在全国搜寻线索,最后得到了四川大学的技术援助,通过交流学习,修复光学显微镜,填补了我们自身测绘能力的空缺。任务虽然繁重,但我们并不心慌,因为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当我们看到年过半百的直属领导因此日渐消瘦,有的只是感动。

顶着年底冲刺的生产压力,我们奇迹般的完成了计量保障任务。唯一未解决的问题,就是那一年我们都留下了一堆没有休完的轮休条。

第三代计量青年,就像在水分不足的土壤里生长的水杉树,敏感而坚强。但水分一旦补足,它就能迅速成长。




当年亲手种下的水杉,如今已长成了参天大树。在这座红楼里,度过了三十余载,从不到二十岁的懵懂少年到半百渔翁,经历和见证了计量站的发展壮大。未来是科技信息化的时代,信息化尚在襁褓之中的计量所,还有着很长的路要走!


文| 曾赦

图| 曾赦  林晓娟  张靓

美编| 张靓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