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仪表价格联盟

范曾书法之我见——田蕴章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总第623期;新朋友点标题下蓝字或搜索微信号shufarumen关注。




绘画不让前贤,诗词无愧当世,而书法虽则风华婉转,然于三绝之中疑为弱项。

本节图文来自田蕴章系列书法讲座《每日一题每日一字》第140集:“谈范曾书法”与“要”字。


主持人:在上期节目当中,我们和田教授一起聊了聊范曾先生有关在诗书画方面的造诣以及范先生严谨的治学态度,以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那么在今天的节目当中呢,我们依然和田老师一起聊一聊范曾先生。田老师,您好。田老师,您作为书法教授,那么对范曾先生的字有没有一个什么客观的评价呢?


田蕴章:就是对范曾的书法,是吧?


主持人:对。


田蕴章:对于范先生的书法问题呢,是曾经在书法界有过争议的,有的人认为范曾的字写得很好,有的却认为呢,他的字不像诗词和书法那么好。在这方面,我也谈谈我自己的看法。我在范曾的诗集前面我写的序当中,我也谈了这个观点。


但是我觉得,在这个序当中,我等于是对范曾先生有过批评,就认为他的书法,是他诗书画三个方面的弱项,是最差的一个方面。因为这个出版的是范曾先生的诗集,但是范曾对我这个长篇的序言,一字不动,整个就出版了。范曾而且和很多朋友说,给我写序,经我看过一字不动的,只有田蕴章的这篇序。就是你给他写序,他会谈到很多你这个观点不对,或者你这点说得不准,他会提很多问题,他说田蕴章这篇序言,我一字不动,照登。




我觉得范曾先生也有他谦虚的一面,有一个谦虚的态度。而且我们平时也发现,有人说范曾很狂傲,有时候口气很大,但是实际上你和范先生接触长了之后,你却发现范曾很有优点。


他有什么一个优点呢?就是曾经古人评价郑板桥有段话,说郑板桥“目空一切,眼空四海”,是那样一个人。但是有人提到郑板桥,说他是非常谦虚的人,说什么呢?有这样一段话,我也给移赠给范曾先生,我觉得很合适的。就是说郑板桥,“人有一言之美,一技之长,无不啧啧称道。”说郑板桥这个人,他见到人,有一言之美,这句话得说非常好,或者有一技之长,无不啧啧称道。啧啧称道就是咂着嘴,真好真好。


就是特别地看到人的优点,范曾也有这个长处。他见了人有一言之美,比如有人写些诗,写了十首诗,都不好,但其中有一句好,范曾就连连说这句写得好,这句写得好。


而且我最近还得到他一个褒扬,就是他过七十的这个寿辰,我给他写了一副贺联,上联用的是孔子的话,就是人到七十岁的时候,就是说“从心所欲不逾矩”,我用的这句话的上联,“从心所欲不逾矩”。不过当时我是用楷书写的,“从心所欲不逾矩”。就是从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都不超越规矩的,都是循规蹈矩。


然后呢,我给配了下联,下联是“返璞无怀始到真”。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做事从心所欲不逾矩,而且要返璞,返璞归真的意思,无怀,没有牵挂,没有那个挂怀的东西。就是《心经》里所说的那个,心无挂碍,无挂碍则无恐惧,就是说心里要没有挂碍。那范曾呢,我觉得他到了老了以后,就有这种返璞无怀的这种精神。“始到真”,到了这时候,才是真正的懂得了艺术的真谛,懂得了做人的真谛了。我是这么一个意思。




所以范曾他没有说我对他赞扬如何,范曾就说了,我看了田蕴章写的这副对联以后,用了“返璞无怀始到真”,我大喜过望,是我追求的目标。他原话就是“我大喜过望”。就是说,他觉得你这个联语配得好的时候,他是当着很多的人来赞颂你,赞扬你。但是对我来讲,并不是说,我一个人听到这个就沾沾自喜,而是我觉得范曾这么大的名气,他这种对于这个人的长处,他从来不掩饰,而且公开地向人家表示一个敬意,就这一点治学精神,我们还是挺敬佩的。所以我写的序当中,对他有批评之语,他照登无误。从这一点上,我们拿来看一看这段话,我觉得一般人很不容易做到。


一般人在序的,都希望你怎么吹捧,你多过火都没关系,但是你要加以批评的口气,往往就接受不了,而范曾有这个肚量。我这话是这样说的,


“时人论及范曾,绘画不让前贤,诗词无愧当世,而书法虽则风华婉转,然于三绝之中疑为弱项。抑或十翼公亦有同感,乃于天命之年后,再度冲击书法。”


这就是我对范曾书法提出一种要求,实际上这是批评的口气,就是说你在诗书画三个方面,书法是差的。但是这样的话,范曾都同意发表,我觉得很难得。


当然有人问过我,说这个“诗词无愧当世”是什么话?这句话我是说的,范曾的诗有两个含义,这句话。一个是说就是当代诗词已经正处在一个比较下峰的时期,是一个下降的趋势当中,范曾仍然能够精于诗词,这方面无愧当世,在当代来讲应该是好的,是高水平的,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一个,范曾的曾祖父是一个大诗人,谁呢?范伯子。范伯子的字叫当世,是范曾的曾祖父,就是这两个字,当世。所以我说他呢,诗词无愧当世,你无愧是范当世的曾孙,你们家就是家训渊源,所以在这方面我对他的这个话是一语双关的。


主持人:对,一语双关的。


田蕴章:所以在这方面,我曾对范曾提出过书法方面的一些个要求。


范先生呢,就是非常地谦虚,他深深地知道自己书法方面是个弱项。六十岁的时候开始,他就第二次冲击书法,他在法国的半年当中,每天拿着欧阳询的法帖,拿着米芾的法帖,每天精临不止,耳后的这些年,他每天每天地在研习书法,在书法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大家知道,范曾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天赋非常好,学养又好,他在书法上的下了功夫之后,马上立竿见影,收到很好的效果。




我们来看一看,范曾早年的字,这是范曾早年的字。这个字,就感觉里头有些个多余的曲曲弯弯的一些转折,另外还有多余的一些个疙瘩,写的一撇当中,总是有几个错笔。我们就看到范曾在以前的这些字迹当中,就感觉到有些地方是故意地卖弄、显示。或者说他在原来临帖的底蕴不够丰厚,能见到这些问题。这是早年他的字。


但是呢,就说作为一个画家能写成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也很有书卷气,应该说也很不错。但是跟他的诗词,跟他的绘画相比,应该说有很大的差距。但是范曾感觉到这一点,也是知道别人对他的批评是善意的,或者表示出来对他的字有怀疑,于是范曾是非常上进的人,所以我们现在再看他的书法,就比原来大有长进。




你看,这是范曾今年写的《炎黄赋》,这个词句、撰文都是他,字也是他写的,再看他的字,就减少了那些个疙疙瘩瘩、曲曲弯弯的,不必要的那些弯弯绕,都减掉了,越来越接近于朴素了。所以一朴素了,给人感觉就舒服了。


主持人:少去了很多浮华的东西。


田蕴章:对了,少了很多浮华的东西,你这句话说得很准。就是我们看到他的字,平和了,朴素了,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也感觉孙过庭《书谱》当中所说的那句话,应该对范曾也有效用。那就是“通会之际,人书俱老”。




【未完待续,接下来讲解“要”字楷行草技法 】

歡迎轉載,转载请注明来源


讲座视频




文字编辑/彭澎

动图制作/大彬



举报 | 1楼 回复